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Timeless-8

早安~

维勇文归档

timeless归档:1   2   3    4    5   6  7   8  9

 

大量私设。

ooc预警

结局HE

毫无文笔可言。

每周二、四、六更新。

********************************

8.

“勇利,不要紧张。”山本站在场边给勇利鼓励道,“现在能站在这里就是一种胜利了,放轻松,好好滑。勇利?勇利?”

“啊?恩,我在听。”失神的勇利一下子回过神来,发现准备时间已然不多,冲山本点了个头,双手一推朝后滑去。

“勇利……没问题吧?”山本一脸担忧。

虽然在日本全国大赛之后他就感觉到勇利的状况不太对头,而冬奥会之后丢下一句“我去俄罗斯特训”,就真的去往俄罗斯这件事就真的让山本大伤脑筋。

他曾经以为勇利是不怎么需要他操心的好孩子,虽然有点玻璃心,抗压能力弱,但总归是个听话的好孩子的。这种一言不合就玩消失的行为一点也不像他,也不知道是被谁给带坏的。

虽然从俄罗斯回来之后无论是步伐还是旋转都有明显的进步,可以看出来所谓的“特训”是有效果的,但是那消沉了很多的精神状态让山本不由得更加忧虑。

总觉得,那孩子的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

然而,当勇利在冰面上站定,《罗恩格林》第一幕前奏曲的音乐响起,随着那轻灵缥缈的旋律在冰面上滑动的时候,山本突然的就一点都不担心了。

这很反常。

勇利每次上冰,不仅他自己紧张,周遭的人也担心得要死,永远不知道短短几分钟里到底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意外。

然而这一次,仅仅是开头的一个接续步,那流畅步伐里透露出的自信,就让山本彻底的安心下来。

 

“漂亮。”看台上,克里斯的眸光一闪。

他原本对正在进行的短节目没有什么兴趣,都已经是赛季末了,尤其是冬奥会都已经结束的现在,甚少有什么选手会再出什么幺蛾子——最喜欢出幺蛾子的那位还因脚伤退出了比赛。所有有实力通过短节目的选手们的表演他都熟记于心,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惊喜。

但是凡事总有意外。

冰面上那位陌生的选手合着音乐翩翩起舞,行云流水的动作令人赏心悦目,滑行的速度和流畅性都无可挑剔,一时间让克里斯恍然真的见到了传说中的湖上骑士。当他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干净利落地起跳落地的时候,克里斯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屏住了呼吸。

“胜生勇利选手改变了这套节目的跳跃构成,将后外点冰四周跳改为了三周。”

“虽然难度降低了,但是稳定性和完成度显然比之前更好。”另一位解说员说。

看起来这位选手已经打定主意放弃自己掌握不了的难度跳跃,保留节目的完整性了。不知道是个性太保守,还是对自己的表演分有着绝对的自信。

看着冰场上轻灵舞步下的燕式旋转,克里斯毫不怀疑是后者。

“真是……精彩。”克里斯赞叹着,短短的两分多钟转瞬即逝,当这位陌生选手在缥缈音乐里停步在冰场中央的时候,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在明天的自由滑时占据一个好位置观赏了。
这样的表演当然足以为他赢得一个自由滑席位了。

“真可惜,这样的节目想要登上领奖台估计很难。”克里斯一边鼓掌一边说,“不过这也足够令人期待不是吗,也许下个赛季他就能够学会更高难度的跳跃,然后站在决赛的场地上,来一个干净漂亮的后外点冰四周跳,真是令人期待。”

他这话是对着维克托说的,但是却没有得到回答,他侧头望过去,就见维克托皱着眉头,目光停留在冰场上,一幅陷入思考的模样。

直到冰面上那人离开了冰场,维克托才收回目光,重新玩起了手机,淡淡道:“还不错。”

如果克里斯不是对维克托太熟的话,很容易就错过他现在的心不在焉,然而他们到底还是太熟了。克里斯不禁想,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当他陷入思索的时候,维克托收起了手机,站起身来。

“我出去逛逛。”他说。

 

**********************

82.96分。

勇利坐在休息室的长凳上默默喝水。

这个分数可以说是打破了自己目前的个人最佳,但是能不能够进入明天的自由滑阶段,说实话,需要一点运气。

这种寄希望于别人发挥失误的感觉很不好,归根结底在于自己并没有足够的实力来赢得想要的东西。

然而,无论如何,他都已经拿出了目前为止最好的表演。如果能够进入明天的自由滑阶段的话,他也会用尽全力,为日本队挣一点积分回来。

就算是靠运气进入的,他也会牢牢抓住它。

 

“为什么突然改变你的跳跃构成呢?”

询问声从身后响起,那熟悉的音色让勇利不禁一怔,回过头去,果然看见一张精致帅气的脸。

勇利的呼吸一滞,显然没有想到过这个场景会发生。
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半天没有得到回答,维克托食指支着下巴又问了一次:“为什么突然改变你的跳跃构成?”

“因为……节目的流畅性。”勇利慢慢地转动着脑子,找回了自己的舌头,“与其……加大难度,增加跳跃失败的可能性,不如保持节目的流畅性,得到更多的表演分。我是这么想的。”

维克托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如果你今天的节目里有一个哪怕一个四周跳的话,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担心自己能不能进自由滑了。”

勇利垂下眼眸,他知道此时的维克托对于花滑技巧有着多么狂热的追求,在他的带动下,所有的选手几乎都一股脑地把高难度跳跃往节目里塞,各项记录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刷新一次。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放弃难度跳跃的勇利看起来的确是个异类。

他解释道:“因为我的四周跳的完成情况并不好……”

“那看来你是需要换一个教练了。”维克托说:“我十九岁的时候至少会三种四周跳。”

勇利思索了一下,夸赞着:“好厉害,不愧是维克托。”

“……”
维克托那蔚蓝的双眼瞪着对方那张诚意满满的脸,眼中闪过的情绪大概是一种无可奈何:“看来你一点也不需要我安慰。”

什么?

勇利头顶着问号消化了一下维克托的话,这才发现对方这个时候专程跑过来其实是想要安慰他来着。这个发现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他以为维克托还在为俄罗斯的事生他的气,短时期内并不打算再理他了。

但是显然他想错了,虽然维克托的确在生他的气,却也会因为担心他而特意找过来。

在这一刻,勇利感到心口都是软的,温泉水泡过一般,哪儿哪儿都熨帖。

“谢谢你,维克托。”勇利看着维克托的眼,“不过没有关系的,就算没有进自由滑,我也不会受什么打击。”

“就算没有进自由滑也没关系?”

“就算没有进自由滑也没关系。”勇利微笑着说。

“好吧。”维克托摊手,“真是奇怪的人,一点也搞不懂你在想些什么。”

会这么坦诚地说着这种话的,果然不愧是维克托。

或许是这种熟悉感在,勇利感觉自在了点,他低头看了看维克托的脚踝,问:“要不要坐会儿?”

“坐得我都快发霉了。又不是多严重的伤,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我坐轮椅似的。”

“因为,对于运动员来说,身体是最重要的。就算是一点不起眼的小伤,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也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勇利希望自己这番话不要说得太严肃,维克托从来不喜欢别人对他说教,就连雅科夫的话也是捡他想听的去听,自己惹他生气后,好不容易说上话,勇利一点也不希望搞砸了。

“好吧好吧。”维克托伸了伸腿,露出脚踝上缠着的绷带:“看到了吗?我已经够小心的了,连比赛都没参加。你就不要关心这个了,还是关心关心你的排名吧。啊,对,反正你也不太在乎能不能进自由滑。”

“如果……”勇利斟酌着问,“如果我明天能够进自由滑的话,你会看我的节目吗?”

维克托有些莫名,好像勇利问了句废话:“我回去的机票又没有改签,所以当然是会看完明天的自由滑的。如果你的排名足够靠前的话,我肯定能看到你的节目的。”

“那么,我希望我的短节目能拿一个比较好的名次。”勇利说。

这话有点出乎维克托的意料,他深深地看了勇利一眼,开口道:“祝你好运。”

勇利微笑:“谢谢。正好,我要进自由滑也比较需要运气。”

维克托低头,看了看手表,说:“我该走了,去晚了雅科夫又要唠叨了,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勇利微笑着和他道别,在维克托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开口问:“所以……我们和好了是吗?”

维克托的脚步停住,在勇利期许的目光里,回头说:

“好吧,我们和好了。”

 

等那个修长的身影彻底离开视线的时候,勇利抱着毛茸茸的纸巾盒,低头笑了。



评论(13)
热度(94)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