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维勇/abo/生子)成长那点小事(中)

姨妈期的放飞自我,没有任何文笔可言。

维勇家女儿中二期的故事。

不要觉得我勤奋,本周的更新只剩一章了我跟你们讲!

前文走链接→(维勇/abo/生子)成长那点小事(上)

……………………………………………………

3.

安菲娅·尼基弗洛娃在自己15岁的时候遇上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大危机。

不是说她伤害了自己的爸爸这件事,事实上在她诚恳地道歉,保证不会再犯之后,两位父亲都原谅了她。

她有注意,特别注意过,在勇利爸爸欣慰地看着女儿承认自己的错误,原谅她之后,维克托爸爸是因为勇利爸爸的态度而选择原谅她的。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维克托爸爸——她有点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这么称呼他——对她的态度基本上就取决于勇利。

当你想要验证一件事情的时候,你看到的每一个细节都是证据。

安菲娅经过一周的深思熟虑与小心取证之后,不得不相信她的猜测是真的。

她,安菲娅·尼基弗洛娃,并不是维克托的亲生女儿。

可怕的是,维克托知道这件事。

她是2018年3月出生的,那个时候维克托和勇利结婚一年又三个月。

这意味着什么简直不言而喻。

安菲娅简直不敢想象勇利到底是怎么生下她的,维克托真的是爱惨了勇利才会允许她的出生,甚至亲自把她抚养长大,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惜。

鉴于她是,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就是勇利婚内出轨的产物。

她血缘的另一半还活着吗?

 

是的,血缘的另一半,只能这么称呼,不能更多了。

安菲娅对她血缘的另一半没有什么感情,那只是生理上给她奉献了一半基因的人而已,没有陪她去过游乐园海洋馆,没有在她床前给她讲睡前故事,也没有在她生病的时候冒着风雪背着她去急诊室打吊针——做这些的人统统都是维克托。

所以那个从未谋面的他没有资格让她称呼一声“父亲”。

当然不能。

只是,只是,她有一点好奇而已,一点点不能更多。

谁能够在维克托的眼皮子底下,让勇利那个爱维克托爱得要死的人生下他的孩子——不管是这份挑战了维克托的勇气还是引诱了勇利的魅力都让她好奇得要死,咳,不对,就只是一点好奇而已。

 

他一定是一个alpha,鉴于她也是:omega和beta或者omega是生不出alpha的,这点她在生理课上学过。

他应该不是亚洲人。安菲娅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明显是混血儿的脸,深邃立体的五官遗传自另一半基因,她的头发和眼睛的颜色遗传自勇利,深色基因很容易就覆盖了浅色的,至于她为什么长得有点像维克托,那也不奇怪,研究表明常年生活在一起的人会越来越相似,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十五年。

而其他的…他或许比维克托更帅?不不不,这不太可能,即使现在维克托也是个帅大叔,每次来学校接她都能让她的同学们脸红心跳,下课间隙悄悄向她打听他的那种帅,何况安菲娅看过他年轻时的照片——丢着这样的一位帅气十足的丈夫在家,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安菲娅有点怀疑勇利爸爸的审美。

是的,他的审美总是很糟的,现在也一样,每晚都是维克托给他搭配好第二天早上要穿的服装,从里到外,从围巾到手表,然后放在床头等着他起来穿戴好,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勇利通常是随便抓到什么穿什么。她还记得有次维克托出差,勇利非要她穿着那件绿色羽绒服的样子,天知道她里面穿的是大红的裙子,而他给的理由仅仅是“这件衣服暖和”。

所以说,安菲娅几乎有点同情维克托了,长了那样一张令人神魂颠倒的脸,丈夫却在外面给他戴了绿帽子。

这也解释得通为什么他现在看勇利跟看着眼珠子似的,是不是?

如果安菲娅将来的爱人,不管是男孩子也好还是女孩子也好,不管他或她是alpha还是beta或者是omega,如果有谁胆敢在她身边觊觎她的爱人,她光是想一想就难以忍受到恨不得撕碎了他。

所以果然是被维克托给干掉了吧?那个人。

 

4.

“安菲娅,你最近有心事。”勇利在检查完女儿的作业之后这么说。

有一瞬间安菲娅很想问点什么,那些话都已经滑到了嘴边,只要张嘴就会蹦出来,然而最后她还是咽下去了。

戳穿真相并不一定能带来什么好事。

即使勇利爸爸真的做错了什么,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都过去了十六年,而维克托也接受了这件事,他们一起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并且选择继续走下去,维持这个家庭,把她抚养长大。

她不能因为自己而戳穿他们努力维护的平静日子。

那一点也不成熟,十分十分的幼稚。

所以她只能微笑:“没有,只是在想,维克托爸爸好像要过生日了,我不知道要送他什么礼物。他前几天还跟我生气来着……”

勇利笑了,摸摸她绑着小辫子的头发:“你送什么他都开心,维恰不会真的跟你生气的。”

当然,只要你还爱我,他就永远不会真的跟我生气。

安菲娅几乎要被维克托给感动到了。

无论是从一个女儿的角度还是从一个alpha的角度,各种意义上的。

她认真地看着勇利,用一种几乎郑重其事地语气说:“维克托爸爸很好。”

“非常好。”

“特别的好。”

勇利被女儿逗笑了:“这个你要讲给维恰听啊。”

不,我要讲给你听,让你明白你的女儿对这一位父亲有多么的满意。

她不会考虑去找另一个血亲的事情,勇利也别想,但是如果实在不行,如果那个人真的出现,而勇利真的要跟他走的话……

安菲娅眨着眼,不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如果勇利真的要抛下维克托跟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走的话,她会留下来的。

如果维克托愿意的话,她会作为他的女儿留下来的。

 

“安菲娅,怎么了?”勇利有些手忙脚乱地看着忽然就冒眼泪的女儿,匆忙地扯了几张纸巾递过去,“亲爱的,维恰真的没生你气,你不用太担心的,真的。我知道,他第一次对你这么凶,你一定很难受,但是他不是故意的,我向你保证。”

他以为女儿只是被维克托突然的态度吓到了,从小到大维克托就没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因为安菲娅一直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面对维克托忽然的发火她一定吓坏了。

安菲娅知道勇利误会了,却也没有解释,觉得他这么误会下去挺好的。她抽搭着,擦掉眼泪,听她爸爸继续说:“你能原谅他的,对吧?你爸他就是个靠直觉生活的人,有的时候我也没办法,但是,你会原谅他的,对吧?”

“当然。”她点头,百分百的心里话。

勇利松了一口气,抱了抱她:“那,去跟维恰谈谈?”

“好的。”她保证着,觉得自己真的需要找维克托好好谈谈了。

 

5.

谈话被选择在一个上午,勇利不在家的时候。安菲娅站在门口,看着坐在书房里看书的维克托,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看见那蓝色小裙子在门口晃了好几次的维克托无奈地合上手里的书本,冲她招招手:“安菲娅,我们谈谈。”

安菲娅坐在维克托身边,这其实有点不好受,一个正在分化期,不太稳定的alpha和一个力量强大的alpha的气场混在一起,她本能地抗拒,而且看到维克托不经意间露出的一样的表情。

没办法,这就是所谓的本能。允许一个正在成长期的alpha在自己的地盘晃悠是一件很需要克制的事情,就她所知道的,很多alpha都会在分化期被忍无可忍的alpha家长丢去寄宿学校。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羡慕她的原因——从去年开始她就正式进入分化期,腺体逐渐成熟,alpha信息素渐渐扩散,在这样的情况下维克托还能忍耐着,并且一直忍耐着,将她带在身边,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也是她备受疼爱的证据。

何况她还并不是他的孩子。自以为了解真相的安菲娅又一次被维克托的情深感动到了,如果她以后有恋人的话,一定会像维克托对勇利那样对他(或她)的!

维克托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自家女儿神游,他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蛋:“我以为你是来找我谈话的。”

“哦,是的,当然。”安菲娅立马回过神来,想了想,开始道歉:“对不起,那天,是我太任性了。”

“这个我已经原谅你了。”维克托微笑着说,“在当天晚上你真心道歉之后。而我恐怕也有一句对不起要和你说,因为我当时对你态度并不好,我应该控制我自己的,你只是个处在分化期的小笨蛋,如果连我都没法控制我自己,那我也不该对你太苛刻。对不起,亲爱的,我希望没有让你伤心。”

“有一点。”安菲娅诚实地说,“但是我原谅你了。所以……所以我们和好了是不是?”

“当然。”维克托眨眨眼,纤长睫毛下的冰蓝眼睛带着笑意,“你爸爸昨天还跟我说我们一定会闹别扭到我生日的时候去,然而现在我们就可以和好了,他一定很开心。你不知道他最近担心得跟什么似的,为了这个非要和我吵架。所以……”

他有些期待地看着安菲娅,而她一下子就懂了。

“我会劝他今天回主卧睡的。”她说,“毕竟我已经是个大人了,而且还是个alpha,再和爸爸一起睡真的是太不合适了。”

维克托被她一本正经地样子逗笑了,他提出建议:“或者我们可以睡一起,如果你想睡在中间的话,就像你小时候那样。”

“然后第二天早上发现我一个人在我自己房间醒过来么?还是算了吧。”一些回忆从脑海里翻出来,那些曾经无数次被吐槽的事情现在想起来十分的温暖。安菲娅仰头看着维克托的脸,忍不住扑进了他怀里——这挺不容易的,鉴于对方的alpha味那么不好闻。明显对方也是十分努力得不要把她从怀里丢出去。

“你要熏死我了。”她抱怨着,感到眼睛有点热。

“讲点道理,是你扑过来的。”维克托无奈,“好吧,孩子的特权,嗯?”

“当然。”

“一直嚷嚷着长大了,要自由,要平等,要独立的是哪一位啊,是你吗,亲爱的?”

安菲娅不做声,一边闹着要独立,一边又依赖着家长,她自己也觉得挺奇怪的。然而她就是这么做了,连她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

“回忆起来就觉得羞耻的黑历史”,或许勇利说的是对的。

她想了想,忍不住问:“你有没有考虑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评论(134)
热度(1021)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