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维勇/abo/生子)成长那点小事(上)

放飞自我的结果,没有任何文笔可言,也不保证售后


不要问我为什么今天打鸡血,姨妈来了,暴躁!!!



…………………………………………………………

1.

安菲娅·尼基弗洛娃从一出生开始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

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若是让安菲娅自己来说的话,她只能给你一个十分lady的甜美微笑:

你对事情的真相一·无·所·知。

 

她有一位被人称为“活着的传奇”的父亲: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一个站在顶端的alpha,就算是退役了也能找到新的点子来吸引大众的目光,“给大家一个惊喜”——她父亲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而她的另一位父亲,常年在日本担任教练的胜生勇利,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Omega——如果不算他在花滑场上常年力压一众alpha的话,他就是个普通的Omega而已。

这便是所有人觉得安菲娅活在万千宠爱中的原因,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简直是大多数人的梦想:她的两位父亲都是站在顶端的人,有着足够的社会地位,宽裕的生活条件,他们非常相爱。最后一点大家认为很重要,家长之间良好的关系是维系一个家庭健康运转的关键,对孩子的成长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该死的·非常相爱。安菲娅看着自己ins下面嗷嗷叫着羡慕她的留言,心想。

从小到大要争宠搏存在感的痛苦你们谁懂?

 

有的时候安菲娅总是怀疑自己是一场意外的产物。你懂的,Alpha热血上头不管不顾忘记了做安全措施,而粗心大意的omega无视了妊娠前期的所有反应,直到两人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强制引产对omega的伤害更大,而维克托是绝对不会允许勇利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的。

只有这样安菲娅才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两个时时刻刻都恨不得黏在一起的人会想着要孩子——他们的世界明明只需要两个人就可以了,多半个都是多余。

很不巧,安菲娅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那一个。

 

下午放学回家看到两位父亲又腻在一起商量着去哪里度假的安菲娅清了清嗓子,勇利回头给了她一个微笑:“回来了?饿了吗?厨房里给你热了晚餐。”

维克托也给了她一个笑容,简单地聊了聊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然后又迫不及待地跟勇利去商量度假的细节了。

原本还在和安菲娅交流手工课作业的勇利很容易就被维克托转移了注意,安菲娅冲着她爸爸的后脑勺耸肩,放下书包去厨房找吃的。

万千宠爱于一身,哈?

安菲娅咬着勺子想。

 

这当然不是说两个爸爸不爱她,事实上,除了维克托和勇利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更爱她了。

他们会在周末陪着她去游乐园,给穿着可爱的蓬蓬裙舔着甜筒坐旋转木马的她拍照片;他们会在吃完晚餐之后带着她去湖边散步,允许她捡着奇形怪状的石头带回家串着玩;他们会在睡前坐在她的床边,给她讲各国的童话故事……

她曾经以为他们最爱的就是她了。

然而事实是,这是多么自大的想法啊。

她看着手机上推送的“伴侣在婚后会将重心从彼此转移到孩子身上”的鸡汤文,毫不犹豫地换了个界面。

可别再发这种鸡汤了。她面无表情地想,要是让门外那两位看到可怎么办,他们一定会因为“你爱我还是爱她”这种问题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然后丢她在一边两个人去来一个甜甜蜜蜜的双人旅游。

哦,当然,勇利爸爸对于这种把女儿拜托给尤里奥照顾自己去旅游的事是比较愧疚的,但是鉴于维克托会在一边煽风点火“她还要上学”“尤里奥是她的教练”“我小时候也是和雅科夫一起住的”,以及她乖巧地表示自己很乐意跟着尤里奥叔叔——这个会得到维克托一个满意的微笑,勇利最终还是会被带走。

自从她开始进入分化期之后,维克托就不太乐意勇利围着她转了。

只是因为她很有可能——基本上是注定了,会成为一个Alpha。

好吧,安菲娅,你要体谅他。她对自己说:这就是一个占有欲强到有点变态,恨不得时时刻刻向全世界宣布勇利爸爸是他的Omega的Alpha而已。

 

至于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要防备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安菲雅会告诉你,不,对维克托来说,只要是个alpha,别说是自己女儿了,哪怕是只蚊子他都不想它靠近勇利周身三尺以内。

尤里奥叔叔这种围着勇利爸爸转圈圈的alpha还没被干掉估计是和维克托有一腿。安菲娅不负责任地想着。

 

2.

一个处在分化期的人并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脾气。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安菲娅也常常作出让维克托和勇利头疼的,一点也不lady的行为。

“安菲娅,我希望你能好好控制你自己,不要在以后回想起来的时候觉得这段黑历史太过羞耻。”勇利爸爸曾在严厉批评她之后这么解释着。

而她的回应十分地中二——如勇利爸爸所说的,回忆起来就觉得羞耻的黑历史,她用她还没能掌握的,alpha信息素狠狠地伤害了对她完全不设防的Omega。

勇利一脸苍白地坐到地上的时候她还没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股强大的alpha气息就笼罩在她的身上,震得她动弹不得。

信息素冲撞着,就像她刚刚对勇利爸爸做的那样,安菲娅无力抵抗,任何书本上的知识都不如亲身实践来得有效,一个强大的alpha对弱小者的伤害几乎是轻而易举地,只需要动一个念头而已,何况这个alpha处在盛怒当中。

有一瞬间安菲娅感到了恐惧,直到被维克托抱在怀里的勇利拉了拉他的衣领:“维克托,她只是控制不住。”

维克托听话地收回了铺天盖地如有实质的信息素,小声安慰着他,准备抱他去医院,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呆滞在原地的女儿,用她从来没有听过的冷酷声音说:“我疼你只是因为你是勇利的女儿而已。而如果你觉得你可以伤害他……”这一句话被她的泪水打断了。

她坐在地上哭泣,泪水一串一串的滴落下来,哭得一抽一抽的:“我……对不起……他会没事的吧?爸爸?”

勇利赶紧从维克托的肩膀上探出了个脑袋,小声安慰着:“我没事,别哭,亲爱的。维恰……”

维克托无奈地叹气,嘟囔着“我又没有弄伤她”,然后硬邦邦地交代着:“我会带你爸爸去医院,自己在家里待着好好冷静冷静。下午如果我们不回来了的话你就去尤里奥家。”

他还在生气,安菲娅能感觉得到。

大门在她面前被关上,她坐在地上抽泣着,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忽然伤到了勇利——虽然看起来并不柔弱,但是他就是一个omega。不管是女儿伤害到了父亲,还是alpha伤害到了omega,这都是一件很差劲的事情——而她的初衷只是想向他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家长过多的管教,在他们平日基本上不怎么管的情况下。

她居然伤害了勇利,难怪维克托会那么气急败坏,这都是她活该,但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这话听起来像狡辩,却是一个事实。

她也许要去道歉,但是又有点拉不下脸。但是,好吧……她擦了擦眼泪,对自己说:安菲娅,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要做点大人该做的事,比如勇于承认错误什么的。

她承认,维克托和勇利还是有好好考虑过她的教育问题的,至少她不会变成那些不负责任的小混蛋。

勇利爸爸或许很好哄,但是维克托……她想起了维克托之前没有说完的话,不知道他当时想要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惩罚她,他那个时候气坏了,至少安菲娅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一向沉稳骄矜地父亲气成这个样子。

他的目光好像不是在看自己的女儿,而是伤害了自己爱人的一个alpha而已。

等……等等……

安菲娅回忆着维克托刚刚的话。

“我疼你只是因为你是勇利的女儿而已”。他是这么说的。

一个念头渐渐冒出头,就再也收不回去。安菲娅满脸苍白地呆滞着,思考着一个可能:

她是不是勇利和别人生的孩子?

 

多年后想到自己的黑历史,安菲娅必须要承认,有着这种念头还没被维克托弄死的自己,百分百是他的崽没错。


评论(144)
热度(1409)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