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维勇)囚3.6(完结)

注意事项:


1.私设勇利拿银退役

2.维克托黑化注意

3.内含囚禁Play

无法接受者自动退散


前文链接 1  2 3.1  3.2 3.3 3.4 3.5(H)

不行我非得要三章完结!!!

完结撒花,番外不定,近期专心更论坛体。

希望小伙伴们食用愉快~

…………………………………………………………

勇利是被雅科夫的声音吵醒的。

迷迷糊糊间,雅科夫带着怒意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勇利迷蒙着眼睛,看到维克托捂着手机听筒,一边小声说着他听不懂的俄语,一边打开门从卧室走了出去。

那道修长的身影消失在目光里,却依旧在勇利的脑海中徘徊不去,那些漂亮的曲线,紧实的肌肉,温热的皮肤,还有常年训练下保持着良好韧性的躯体……

勇利把自己往被子里裹得更深了点,为自己丰富的联想能力而感到羞耻。

搞得好像他们这么多年的训练都是为了做昨天那种事似的!

但是,勇利不确定地想,如果他不是自小学芭蕾的话,后来在浴室里自己缠着维克托的那一次,估计腰会断的吧?

乱七八糟地想着,连维克托什么时候回来了都不知道,再回过神的时候,只看得见对方放大在眼前的英俊脸庞和宠溺的微笑:“おはよう,勇利~”

“おはよう。”勇利红着脸回了一句。

维克托轻笑,满意地看见勇利脸上的红晕蔓延至耳尖,而对方在害羞之后的反击——从被子里伸出手不甘地掐着他的脸颊,用的力气却小地像一个玩闹一样——只让维克托有另一种情绪,他微笑着警告:“别招我。”

勇利立马收手,眨着眼,想了想,又抬手掐上去……他看上去有点得意洋洋,似乎拿准了维克托不会拿他怎么样,或者是,即使维克托拿他怎么样了……那也没关系。

维克托叹气,无奈的,抱住了被床单裹成一团的勇利。

“我真的不想这样的……”他说着,声音像是在惋惜着什么,手伸进被子里抓着勇利的腰,学着对方掐他脸的样子掐了一把。

勇利边躲边问:“什……什么?”

维克托皱起眉头,对什么不满似的,一双冰蓝眼眸居高临下地看着有点疑惑的勇利,嘟囔着说:“好像我就是个色情狂,一遇到你唯一想做的事就是上床一样……我真的不想这样的。”

勇利感觉自己的呼吸顿了一下,他听见自己说:“所以?”

维克托望了他一眼——依旧带着不满,然后撒娇一样蹭了过来,哼哼着:“所以你要负责啊——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

倒还怪起我来了。

勇利喘息着,配合着维克托的动作,无辜地问:“那……我要怎么办呢?”

维克托勾起嘴角,笑得比透过飘窗洒进来的阳光还要耀眼,他吻着勇利的嘴唇,说:“勇利的话,只需要负责就好了。”

其他的,交给他就好。

 

等到大脑再一次清醒之后,勇利抓着皱皱巴巴的床单,想起了什么:“今天的训练?”

维克托微笑:“早上跟雅科夫请过假了,我明天再去。”

勇利没好意思问为什么昨天才刚刚恢复训练,今天就请假——想也知道是为什么。

“勇利明天也跟我一起去吧,昨天答应了我会好好考虑考虑要不要退役的问题的。”顿了顿,维克托眯着眼,露出了有点危险的神情:“就这么退役好像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他挑起了勇利的下巴,用一种让勇利觉得不寒而栗的目光盯着对方,声音压得很低:“勇利,要不你就这么退役了,一直待在家里吧。”

稍微想一下就能知道那是个怎样的场景,勇利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说不上来是兴奋还是害怕,只能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会再考虑一下的。”

“只是考虑一下吗?”

“我会认真的考虑的。”

“勇利,喜欢滑冰么?”

“喜欢……”

除了你以外,最喜欢。

 

“是吗?那真是遗憾呢……”

你到底在遗憾些什么!

 

再一次吻着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维克托想,他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什么呢……

 

门外,马卡钦无精打采地趴在维克托新买的狗窝里,舔了舔空空如也的碗,小声哼哼着在客厅里逛了一圈,听到卧室里再次传来的动静,只能回窝,把自己团吧团吧,睡了。

主人是如此的不靠谱,它又能怎么样呢?



评论(59)
热度(539)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