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维勇)囚3.2

注意事项:

 

 

1.私设勇利拿银退役

2.维克托黑化注意

3.内含囚禁Play

无法接受者自动退散


前文链接 1  2 3.1

 

元旦加1500粉的加更

 @green橙 橙子对不起我还是没有开上车,反正现在也才第三章第二节,我保证在第三章开车的是不会食言的哟!

 

以及再次向CP @围观室友的大王 表白,爱你么么哒~

…………………………………………………………

 

 

 

“现在开始要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撒谎的话我会欺负你。”

 

被维克托放倒在沙发上的时候,勇利还没有从“已经和维克托交往八个月”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结实的手臂将他环在柔软的沙发里,下巴被捏住,勇利以一种及其脆弱的姿势承受着维克托来势汹汹的亲吻。

“那么,第一个问题。勇利是给谁打电话了呢?”

披集……

勇利迷迷糊糊中直觉还是不要把好友拉下水比较好,不是因为不想坑披集,而是因为不想坑了自己。

没等到勇利的回答,维克托就用性感的声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不说么?真是让人伤脑筋呢……让我猜猜看,尤里奥?那孩子今天还专门跑来打听你的情况,看来大奖赛没能留下你他还真的是很遗憾啊,或者说是懊恼比较好?看着他的眼神就知道,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向我宣战了,不过他是没有机会的。”维克托低头咬住勇利的喉结,那力道甚至让勇利感觉到了一点疼痛。

“唔……维克托……”最脆弱的地方被人咬住,勇利只觉得汗毛一竖,本能地想要反抗,这次维克托却没有顺势放开。

“都这样了也还不说呢,真是倔强啊……”明明是翻下手机就能得到的答案,维克托却玩得不亦乐乎,惩罚似的伸手扣住勇利的腰,再度用力吻了上去。

明明是强势又带有胁迫性的吻,勇利却只感觉到了温柔缱绻。

“就这么想从我身边逃走么?”维克托的声音近在耳边。

“不……”不过是一个单词,等勇利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的时候,脸上如火一样烧了起来,几乎不敢再抬头去看维克托的表情。

维克托整个人都僵了一下,他眨眨眼,小心翼翼地盯着身下的勇利,问道:“勇利,你刚刚说的是‘不’?”

勇利感觉自己快要别烧熟了,他的视线游移在房间里到处飘,感受到维克托炽热的视线,心一横,咬着唇轻轻点了点头:“嗯……”

如果想逃的话,今天他都已经跑了无数次了吧,怎么可能等维克托回来还能看得到人。明明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为什么非得要逼着他说出来啊!

真是个恶趣味的混蛋。

没有辜负勇利的腹诽,某个恶趣味的混蛋忍着心中的狂喜,用手指勾起他下巴,强迫他和他直视:“喜欢吗,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我只属于你一个人。”

不用等到回答,勇利瞬间屏住的呼吸,泛着水光的眼眸和绷紧的身体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他喜欢。

 

一个比往常要热烈的吻压了下来,勇利微弱地回应着维克托,手腕忍不住环住了他的脖颈,让这个吻更加温柔缱绻。

维克托吻着他,柔声问:“勇利,不要离开我。”

这声音太有蛊惑性,勇利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些什么。

维克托在他耳边低语:“也不要退役?”

即使被迷得晕头转向,勇利也条件反射似的摇了摇头:“不……不行……”

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维克托皱起眉头,抓住勇利的右手,把玩着纤长手指上的戒指,低头亲了一口,不自觉用起了撒娇的语气:“为什么非要退役?勇利明明还可以再滑几年的,我还想再看勇利的表演。”

被吻的手指跳动了一下,勇利脸红着想要抽回来,却被维克托握得更紧。

“我还想和你一起比赛呢,既是对手又是教练的话,不是很有意思吗?”

是啊,维克托最喜欢这样的有意思了。

“勇利,我会认真地把你当做旗鼓相当的对手,在比赛场上。”

和刚刚的撒娇完全不同的认真的语气,勇利抬头望着维克托近在咫尺的容颜,手指陡然收紧。

如果是几个月前他听到这样的话,大概要高兴得不知所措,一直憧憬的人愿意将自己当做同等地位的存在,成为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所认可的对手,是胜生勇利成为职业选手之后最大的心愿。

而现在他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胸膛升起,赶走了所有的意乱情迷。

他抓着维克托的衣领,以一种极度不舍的姿态,说着拒绝的话:“不,不行的。”

“勇利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勇利松开了手指,不敢去看维克托的眼睛。

维克托贴着勇利的额头:“想要从我身边逃走吗。”

听出了话语里的危险意味,勇利反应极快地摇头。

“那,不退役?”

“不……不行。”

眼看着又要陷入死循环中,维克托双手安抚着勇利的背,无奈地吻了吻他的脸颊:“勇利愿意告诉我原因吗?什么都不跟我说就擅自决定了,真是任性啊。”

“维克托不也是吗……什么都不跟我说就宣布婚讯了。”到底任性的是谁啊……

“哇哦,勇利是想要和我算账吗?”维克托好笑地看着一脸“你还不是一样任性”的勇利,“向我求婚了为什么我不能宣布婚讯?”

然后不出所料地又看见勇利从耳尖烧到脖子的红晕。

那只是幸运戒指!勇利在心里反驳着,咬着唇却说不出口,事实上……事实上他不是没有抱着小心思的,但是都说了是幸运戒指了为什么要拆穿他,还是在披集他们面前,甚至还对外公布婚讯什么的。

谁跟你求婚了,你个绑架犯。

就是想看他这么手足无措的样子,真是太讨厌了!

 

“说起来求婚之后就要分手的账我们也还没有好好算算?”维克托眯起眼睛,“就把你关在这里一辈子吧,反正你也不打算回归竞技,虽然有点可惜,但是如果像这样一辈子待在这里的话我也可以勉强接受。”

一本正经地说着这种话,而勇利感觉得到对方是认真的。这个限制了他人身自由的男人在真的被惹怒的时候,是会认真考虑把他关在这个公寓里一辈子的。

勇利以为自己会害怕不安,但其实,心底升腾起的诡异满足感让他自己都不好意思面对。

“那是……不行的。如果被别人知道的话……”一旦被别人知道,维克托的竞技生涯就被毁了。

维克托忽的笑了,觉得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可爱:“那么勇利要告诉别人吗?”

“……”不,他根本就不会让别人知道,就像今天给披集打电话的时候一样,拼命的帮维克托掩饰谎言。

勇利几乎是愤愤不平地瞪着这个让他非要直视自己内心的男人,深深地怀疑马卡钦能找到手机也是对方的一个圈套。

维克托低头吻着勇利的眼睛:“那么,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退役,嗯?”

“勇利,我想知道。”

在维克托恍若请求的声音里,勇利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防一点点崩溃的声音。


评论(49)
热度(595)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