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维勇)囚2

注意事项:

  1. 私设勇利拿银退役

  2. 维克托黑化注意

  3. 内含囚禁Play

无法接受者自动退散

明天注定要加班。星期四更论坛体,星期五看情况。

我原本天真的以为我三章可以完结的~

………………………………………………………………………………………………

2.

脾气温和的人,一旦生起气来,真是意外地可怕呢。

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窗外嫣红的晚霞让勇利有点分不清楚自己身处何方。习惯性地伸手打算从枕头边拿眼镜,却摸了个空,迷迷糊糊地在床上打了个滚,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不是在长谷津的卧室里。

北欧风格的房间,抬眼望去可以把整个景色尽收眼底的两墙飘窗,天花板上垂下来的吊灯,以及随风轻摆的轻纱床幔……

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勇利,这里是俄罗斯圣彼得堡,维克托的公寓。

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眼睛扫过墙上的日历,勇利才回想起来,这是他接受维克托“马上就要回归竞技开始练习,想要最后一次以教练的身份带你游玩下圣彼得堡”这样的邀请来到俄罗斯的第六天。

同时也是被“希望勇利再好好考虑考虑,没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之前还不想放你走呢~”这样的理由关在这栋公寓里的第六天。

勇利知道自己退役的决定让维克托很生气,短节目表演结束的那天晚上就被气得直哭,后来还是自己答应再考虑考虑才止住眼泪。自己依旧坚持着退役的话,一定会让维克托伤心吧。即使这样,自己也坚持着说了那样的话。

他做的决定是对的。勇利这么坚持着,维克托的话,就算生气,最终也会原谅他的,毕竟是那么温柔的人,一定能理解他,并且继续在冰场上做那个不可一世的人间传奇。

直到被关起来之后勇利才意识到,维克托不止是简单的生气而已。

平时温柔好脾气的人,一旦真的生起气来,是很可怕的。这是勇利的亲身体验。

紧锁的门窗,被收走的通讯设备,两人在维克托的公寓里与世隔绝般相处了五天,今天醒来的时候,却只有勇利一个人。

是出去了么?

干什么去了呢?

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习惯了一睁眼就看见维克托,这时候勇利倒是有些意外了。

居然放心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不怕他逃走么?

正常情况下,他应该敲碎窗户逃出去吧?

这是第几层来着?

如果太高的话,撕掉床单当绳子不知道够不够长。

会不会惊动小区保安,要是有人报警的话要怎么办?

……

勇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没等动弹,就听见了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回来了吗?真遗憾……

叹口气之后,勇利还是决定起床。

赤脚走在地板上,打开卧室门就见好久不见的马卡钦欢腾地摇着尾巴奔过来,蹭着勇利的腿要抱抱,维克托一手握着手机一手关门,见到勇利之后露出了笑容,用刚学会不久的日语来了句:“ただいま (我回来了)。”

勇利蹲下身抱住马卡钦的脖子,揉着巨贵犬手感良好的毛发,并不想搭理屋里的另一个人。

维克托也不生气,一边换鞋一边继续讲电话:“啊,对,已经接到马卡钦,也回家了呢,真的超感谢啊。……马卡钦的精神很好,坐了这么久的航班也活蹦乱跳的真是太好了……嗯,勇利也还是老样子呢,不过我会好好劝他的……您别这么说,都是我应该做的……嗯,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勇利的吗?……好的,那您也早点休息,再见。”

稍微被通话内容吸引了的勇利望着维克托,对方冲他微笑:“宽子妈妈说家里一切都好,只是有点担心勇利的状态,希望你能在俄罗斯好好散心呢~”

是啊,在俄罗斯的公寓里大门不出的散心,还真是愉快呢。

默默在心里吐着槽,一不留神就被人牵着手拉了起来,猛然拉近的距离让勇利绷紧了身体,额头相抵,呼吸交缠,维克托身上凛冽的风雪气息铺面而来,勇利不禁闭上双眼,下一秒,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

维克托吮着勇利的唇瓣,接着单手托着勇利的后脑深深地吻了下去。

理智在唇舌纠缠间渐渐消磨,勇利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对方的吻技好到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抵在墙上,以一种衣领大开,任人宰割的姿势。

维克托气息不稳地放开勇利,伸手捏着他的下巴,压低了声音问:“不要么?”

这人天生一把魅惑的好嗓子,想要勾引人的时候更甚,从耳朵传递到指尖的酥麻感让勇利一阵走神,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抵在维克托肩上的手。

好似在抗拒一般。

没等到回答,维克托轻笑,低头吻了吻勇利的唇,然后退了一步,在勇利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整理了一下对方的衣领:“如果勇利不想的话,我是不会勉强勇利的。这话一直有效,所以不用担心哦,不想要的话,像刚刚这样拒绝我就好了呢。”

勇利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人一把抱住放在了沙发上。

“连鞋也不穿,是想要感冒吗?真是的,刚刚才跟宽子妈妈保证会好好照顾你的,勇利是想我食言吗?”维克托在沙发上坐下,蓝色的眼眸望着勇利的脸,一边说着类似埋怨的话语,一边伸手握着勇利的脚,慢慢往上,一寸一寸地抚摸着小腿上的皮肤……

勇利猛地缩回脚,看都不敢看维克托一眼,红着脸从沙发上翻下去,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卧室并关上了门。用自己的身体挡在门后,脑子里还是浆糊,唯一能想到的就是:

你倒是拿双鞋给我啊!!!


评论(90)
热度(717)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