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维勇)囚1

注意事项:

  1. 私设勇利拿银退役

  2. 维克托黑化注意

  3. 内含囚禁Play

无法接受者自动退散,篇幅不长,争取三章完结

感谢我家橙子小天使 @green橙 

这是周二的份!这是周二的份!这是周二的份!

Here we go!

 …………………………………………………………………………………………

1.

平时看起来软糯又脆弱的日本男人,一旦下定决心起来,格外地固执呢。

“得到银牌就满足了吗,我以为勇利的目标会更高一点呢。啊~作为教练来说只得到银牌我一点都不高兴呢。”维克托故意表现得一脸失落,不出意外地看见勇利愧疚不安的表情。

他从来都知道自己对勇利的影响力,并且对于如何运用自己的魅力来影响这个人可谓是驾轻就熟。

只是这一次似乎是不管用了。

看着这人虽然愧疚却又坚定的眼神,维克托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

拜托yurio展现出花滑的魅力来点燃勇利的竞技心也好,假装自己打击受伤引起勇利愧疚也好,甚至是在表演滑的时候直接下场,身体力行地向他挽留也好。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已经底牌尽出,换来的却是对方的一句“对不起”。

“到现在为止,我的职业生涯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虽然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我很任性,但是,真的很谢谢你,让我完成了最好的表演,那样的自由滑我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超越了。如果没有维克托的话,凭我一个人一定是无法完成的吧。真的,非常感谢。”

眼前的日本青年深深地鞠了一躬,一脸认真地自顾自地做了决定。

之前说是会好好考虑,实际上早就下了决心吧。

“勇利还真的是任性呢。”维克托低头看着自己右手无名指,“邀请我来当教练的时候也是,送我戒指的时候也是。明明只是拿了银牌而已,居然说职业生涯没有遗憾了这样的大话。”

“抱歉,没有拿到金牌。但是,我想要说的话,都已经在表演里了。”勇利红着耳尖,悄悄打量着维克托的神情,“维克托的话,一定能懂的吧。”

是啊,他当然能懂,但是就是因为懂了,所以才各外难过。

维克托不禁想起昨天看到的表演。

耳畔响着轻缓的音乐,掌声与欢呼似乎渐行渐远,灯光照耀下,只剩下在冰上滑行着的,美得让人窒息的身影。每一个旋转,每一个跳跃,舒展着的身体与饱含在滑行间的情感。

连眼睛都舍不得眨,维克多当时能做的就是屏住呼吸,目光追随着冰上起舞的身影,仿佛能看见那人燃烧着的灵魂。

以爱为主题的Yuri on ice,满满的全是维克多。

不善于打开心扉的青年,将所有情绪融合进一支舞,仿佛祭奠一般,摊在他的面前,当着全世界人的面,没有丝毫的隐藏的,全部让他看见。

抛却一切名利浮华,奉上最诚挚纯真的感情,一个灵魂对另一个所展开的追求。

一封无言的情书,惊心动魄的美。

 

那个时候,维克托全然明白了眼前这个人对他的感情,对他的留恋与不舍,以及想要继续一起走下去的心愿。

只是为什么,结果还是这样呢?

“那么勇利今后有什么打算吗?”维克托抬起头微笑着询问。

“打算的话……那个,现在还没有想好。”意识到这么说似乎有点不靠谱,勇利不禁低下了头,“先回国,然后……除了滑冰我也不会什么,所以也许会从助教做起吧,大概……还会继续滑冰,这是是不会放弃的,也会一直关注维克托的比赛的。”说到这里,倒是眼神闪闪发光了起来,仰着头,一脸期待的样子,“会一直一直关注着维克托的比赛的,俄罗斯的比赛,还有接下来的世锦赛,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维克托的!”

维克托微笑,眸光渐沉:“所以这就是勇利的选择?”退役离开,回归到普通的日常生活,在两个人之间经历了那么多之后?

“还真的是狡猾呢。”

“对不起,但是,这就是我的选择。”

固执的日本人,有着让人很难理解的执念。达到自己的巅峰就要退役是一种,喜欢却不争取偏偏要放手是一种。

好像真的在表演完yuri on ice 之后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余生都可以靠着些许回忆支撑下去似的。又或者,在那祭奠一般的表演之后,在展现了自己的所有爱意之后,就真的放下了,心甘情愿不求任何回报?

那倒是连维克托都要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洒脱。

“真酷啊,胜生勇利。”维克托笑了起来,“一个人把什么都决定好了?”

勇利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似乎是在找寻与维克托对峙的勇气:“维克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也是,所以……”

维克托牵起勇利的右手,眼睛简直要被对方手指上戒指的光芒给灼伤:“我以为你想要的是和我一起走。”而不是现在这样,选择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渐行渐远。

难得的,勇利在这种情况下还没有哭,像是整个人都超脱了似的,给了维克托一个拥抱。

维克托拥着怀里的青年,耳边传来对方略带哽咽的声音。

“谢谢你。”谢谢你带我看过最美的风景。

“对不起。”擅自做了这样的决定,但是现在是时候把从全世界抢过来的你还回去了。

“维克托……”

维克托似乎听明白了对方的未尽之言,他轻轻笑了:“明明是勇利做好的决定,却像是我在欺负你一样呢。”

“对……”

“嘘……”维克托制止了勇利又一次的道歉,“对不起这种话,只说一次就够了。”

“因为接下来,要说对不起的,大概就是我了。”

勇利不明所以地抬头,只看见对方危险的眼神。

如同被狩猎者盯上的不寒而栗。


评论(121)
热度(937)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