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Timeless-12

维勇文归档

timeless归档: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大量私设。

ooc预警

结局HE

毫无文笔可言。

每周二、四、六更新。


写文章就像做菜,撒点糖,撒点盐,甜了撒盐,咸了撒糖,最终呈现出一道非常精致,层次丰富的黑暗料理~


**********************************

12.

“听说他真的要来了哦,就是今天。”

俱乐部里,薇拉趴在栏杆上,对着正在做热身活动的维克托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维克托拉伸手臂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你说谁?”

“嘿嘿,你说还有谁?”薇拉夸张地挑了挑眉毛,一副八卦样,“他不是昨天就来和俱乐部签合同了嘛。真是伟大啊~”

她摇着头感慨着:“不远万里地从日本赶过来,孤身一人——虽然还带着自己的助理教练,但是在俄罗斯举目无亲,他却还是赶过来了,租借我们楼下的冰场,半年。啧啧啧,爱情~”

维克托忍不住笑:“什么啊?”

薇拉眯着眼打量他:“得了吧,万人迷先生,可别装听不懂了。你现在不下楼去迎接一下吗?他是不是马上就要给你打电话让你下楼去接他了?”

“不,没有。”维克托笑着摇了摇头,“但是,这有什么不对的吗?我是说,我朋友要来这里训练的话,我就算真的下楼去接一下,又有什么不对呢?”

“朋友。”薇拉重复着这个单词,表情里的嫌弃都快蹦出来了,“是的,你那位千里迢迢赶过来的朋友,哦,这友谊让我感动得都快哭了。你是不是也感动得准备今晚给他一个特别的欢迎仪式?”

这话里的暗示真是……维克托有些受不了地摇摇头:“薇拉,你的淑女形象呢?不是,我们不是……我们……还没有。”

“淑女形象?我俩分手之后就不需要这种东西了。”薇拉无所谓地耸肩,一点也不杵他:“所以……你们还没有……?”

“对。”维克托冲她竖起食指,似是警告“所以当着他的面……你懂的?”

“哦,我当然懂。”薇拉眨眨眼,抬手保证:“我一定会告诉他,眼前这位万人迷先生居然,破天荒地,有两个月处在空窗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她饶有兴趣地看着维克托脸上无奈的表情,眼神一撇,笑了:“哦噢~看来某人不需要下楼去了,毕竟他的‘朋友’已经到了咱们门口——”

维克托闻言侧过头去,果然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穿运动服的身影。

“那么,我就不打扰你和你朋友的见面啦~”伴随着最后的尾音,薇拉拍着维克托的肩膀潇洒地跑开,留维克托一个人又好气又好笑地在原地摆脑袋。

他觉得雅科夫最近的训练一定是太轻松了,以至于这帮人这么有闲情逸致来凑他的热闹。

不过眼下他也没空去管这些看热闹的人,他在那些暗地打量的目光里走到门口,对着那个从世锦赛后就再没见过的人露出了一个微笑:“嗨,勇利,你真的来了?我还以为你之前在电话里说的是开玩笑的。”

勇利也笑了起来:“当然不是开玩笑。我昨天才到,家里乱糟糟的,一堆的行李要收拾,所以没来得及联系你——我来给你打个招呼,希望没有影响到你训练。”

“当然没有,我们这儿还没开始呢。”维克托看着勇利脚边小小的一团,眼睛一亮,“我猜这就是‘小维’了,是吗?”

“嗯,是的。”勇利低头,看了看脚边乖乖坐好,仰头打量着维克托的小维,眼神温柔:“我不放心把它留在日本,虽然托运有点辛苦,但是还是把它带过来了。”

维克托蹲下身,拿手指在小维眼前晃了晃,贵宾犬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热情地凑了上去,伸出脑袋在维克托的手心蹭了蹭。

“它简直就像缩小版的马卡钦。”维克托心都要化了,忍不住托着小维的身体把它抱起来,一边摸着蓬松的狗毛一边对勇利说:“我相信他们俩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的。”

勇利牵着小维的绳子,站在一边微笑:“是的,一定。”

维克托把小维还给勇利的时候还有点念念不舍,然而已经没空再寒暄了,再拖一会儿的话估计雅科夫要忍不住来喊人了。

“我得去训练去了。”维克托将小维递过去,“那么中午一起吃饭?”

“好的。”勇利伸手准备将小维接过来,对面的维克托却没有松手,这让勇利露出了一个些微疑惑的表情:“维克托?”

维克托一时回神,手指一松,小维被安稳得抱在了勇利的怀里。他欲言又止:“抱歉……刚刚走神。”

勇利并不深究,冲他微笑:“我也要下去训练了,中午见。”

“中午见。”

勇利摆摆手,简单地道了个别,迈着步子往回走。在他身后,维克托并没有立即进冰场开始晨间的训练,而是望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你再不过去的话,雅科夫真的要骂人了哦。他最近正在和莉莉娅闹离婚,所以你懂的,别去惹他……”薇拉轻轻巧巧地滑过来,看着维克托这幅望着门口发呆的样子直笑,“人都走了,你就别望着了——上次凯萨琳音乐会都不开了,专程跑过来,也没见某人这么上心呀~果然是不一样呀~”

维克托没作声,撇了她一眼,转身,自顾自地走到鞋柜旁去换冰鞋。

“不理我啊?”薇拉有些意外地伸出手来,在维克托面前挥了挥,“喂,生气啦?好吧,我不是故意开你玩笑的,咱们再不提凯萨琳了,维克托?”

维克托穿好了冰鞋,望了薇拉一眼,视线从上移到下,抿起唇,淡淡道:“戒指不错。”

“嗯?你说这个?嘿,维克托,我戴这戒指起码两个星期了,天天在你面前晃悠,而你居然才发现?”薇拉将右手伸到维克托眼皮子底下,瞪大了眼睛,“好吧,看在你夸了我未婚夫的品味的份上,我原谅你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大混蛋。”

看着薇拉无名指上造型新颖的铂金钻戒,维克托牵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你该庆幸你有一个品味不错的未婚夫——至少他不会买给你一个烂俗的,素金戒指。”

“呃……”薇拉满头雾水地看着维克托最终低着气压板着脸上了冰场,一脸莫名地对着滑过来的波波维奇问:“谁惹他了?”

“嗯?什么?我不知道,我没有!”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薇拉看着维克托的背影,囔囔道:“你们男人有的时候真的是比我们还难懂。”

波波维奇满脸问号:

到底怎么了?!


评论(16)
热度(90)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