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Timeless-11

晚安~

维勇文归档

timeless归档: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大量私设。

ooc预警

结局HE

毫无文笔可言。

每周二、四、六更新。


明天有事,反正距离“明天”也就几个小时了,那就更新吧~

*****************************************


11.

 

夜半时分,昏暗的街灯透过窗洒在房间里,勇利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

墙上悬挂的时钟在深夜的宁静里滴答作响,一声一声,带着古怪的韵律,在这样的夜色里听得人心烦意乱,

然而让勇利无法再安然入睡的原因却不是钟声。

他轻轻地呼吸着,感受着胸膛里的心脏因为猛然从梦中惊醒而快了许多的跳跃。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以至于现在甚至有些不知所措,没有任何动作,只能出神地回忆着梦里的一切,它们那么清晰,就连点滴细节都能回忆起来,一遍一遍地在脑里回放着,循环往复。

勇利当然知道一味地沉浸在回忆里没有任何的意义,然而思维由不得自己控制。他感到自己仿若还身处在那个梦境里,那么的真实,真实到看得清维克托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听得见维克托所说的每一个单词,感受得到他呼吸的频率。

 

他当时应该是想解释的。

虽然维克托没有任何指责,像往常一样在k&c区迎接他,陪着他坐在等分区,揽着他的肩膀,等待着最后的分数出炉。

在那一段窒息般的沉默里,勇利是想要开口解释的。

然而,当他张开口的时候,他发现,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在那一段五分钟的自由滑里,自己到底怀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为什么会失误跌倒,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果他没有失误会拿到一个什么样的成绩……这些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

于是他闭上嘴,任沉默将两人淹没。

 

当晚,维克托拿着大奖赛金牌风光退役,勇利以第四名的成绩无缘领奖台。

颁奖仪式上,他站在台下仰望着灯光里维克托的轮廓,雷鸣般的掌声里,巨大的喧嚣中,他感到自己身处之地,是最深的黑暗与无尽的寒冷。

 

他完了。

他想。

他们俩所期待的完满,被他亲手毁掉了。

 

他不敢说如果自己没有失误的话,维克托就得不到那块金牌了。

勇利曾无数次地回想起维克托当时的表演,那么完美,令人热血沸腾,就连最挑剔的评论家也不敢说维克托不值得这一块奖牌。

但他毕竟是失误了。

于是他成了他传奇经历里最不光彩的那一部分,是闪耀金牌上蒙上的灰尘,是温润美玉上的裂痕。

维克托会以什么样的心情来看待他?

维克托会怎么看待他获得的最后的这块金牌?

如果没有他的话,如果没有胜生勇利的话,此时此刻的维克托.尼基夫洛夫的传奇人生该是何种的圆满?

这样的那样的念头,如同燎原的火焰在勇利的脑海里愈演愈烈。这一次的大奖赛成了他心中迈不开的一道坎,他在无尽的懊悔中惶惶不可终日,面对维克托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成了煎熬。

 

刚退役的那段时日,维克托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一切就好像回到了在长谷津维克托给他当教练的时候。

然而到底还是不同的,他们两个都有所察觉。

横亘在他们两人间的,似乎是一条看不见的巨大的鸿沟,让他们俩在此岸与彼岸挣扎,明知前途晦暗,还要勉力支撑,咬牙前行,步履维艰。

勇利再没见过那样的维克托。

他不仅要在现役与退役的落差间寻找平衡,还要努力维系着他们之间岌岌可危的关系。曾经不可一世的维克托在那段时日里强颜欢笑,疲惫不堪,万分狼狈。

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胜生勇利。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勇利从没有哪一刻,像这样的憎恨着自己。

后来他开始自暴自弃,自我放逐。

曾经他跌落谷底,是维克托天神降临,给予他救赎。而这一次,他亲手将他生命里的奇迹越推越远,不再回来。

 

有的时候勇利会想,这个世界真的是很奇怪。

两个人会选择分开,居然不是因为不爱了。

 

再后来……再后来他生命里唯一的光芒熄灭了。

在那段混乱的记忆里,他终日与酒精相伴,日子过得浑浑噩噩,让周围的人操碎了心。直到有一天尤里奥终于忍不住踹开了他家的门,冲进被酒瓶淹没的房间,拎着他的衣领,一双翠绿色的眸子里怒得快要喷出火来:“胜生勇利,我警告你,你再这么自暴自弃下去,没有人会再管你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过来,以后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随你的便。但是有一点你给我记清楚,胜生勇利,你得认清这个现实——”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已经死了。”

 

 

昏暗的房间里,勇利闭上眼,不愿再去回忆这些令他心碎的事情。他就维持着现在的姿势平躺在床上,直到太阳升起,新的一天来临。

晨光熹微,他的脑海深处传来一个带着无尽困倦的声音:“早上好,鬼魂先生……”

他睁开眼,打起精神说:“你好,勇利。”

“我觉得好困……你昨天又熬夜了吗?”那个声音仿佛随时都要睡过去,打着哈欠说:“你用的可是我的身体……一会儿……一会儿你还要继续教我滑冰……”

“没有熬夜。”勇利向他保证着,“我只是醒得有点早。”

“你做噩梦了吗?”年轻的自己挣扎着不让自己沉入睡眠中,“我一做噩梦就会再也睡不着了,鬼魂先生你也是吗?”

“是的。”

“没事的,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你不用怕……没事……的……一会儿还要去……见维克托……”伴着微弱飘渺的声音,勇利知道他又再次陷入了沉睡。

“是的,只是一个噩梦而已。”勇利说,“没事的。”

“何况我们一会儿还要去见维克托。”

他闭上眼,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坐起身,在洒满了阳光的卧室里迎接崭新的一天。

他不该任自己沉浸在那个噩梦里。

至少在如今,他只要收拾好自己,出门,沿着熟悉的街道去到那个熟悉的俱乐部,就可以见到自己曾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思及此,勇利洗漱的动作加快了点。

他想要见维克托。

现在,马上。


评论(24)
热度(89)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