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Timeless-10

早安~

维勇文归档

timeless归档:1   2   3    4    5   6  7   8  9

大量私设。

ooc预警

结局HE

毫无文笔可言。

每周二、四、六更新。

*****************************************

10.

 

人声鼎沸的运动场里,所有鲜花与掌声都已准备就绪。人们在观众席翘首以盼,等着大奖赛决赛在今晚落下帷幕。

 

场馆内,勇利抱着水壶往休息室走,就见尤里奥从半路跑了过来,怒气冲冲杀气腾腾:“喂,猪排饭,我劝不动了,你去管管那个老头子。”

“什么?维恰怎么了?”勇利头顶问号,不知道维克托怎么又把尤里奥气得七窍生烟了。

“你不知道?”尤里奥瞪大了眼,像是见到了外星撞地球,“你老公闹着要打封闭,但是你不知道?他没跟你商量吗?那个混蛋!”

他抓起勇利的衣袖,把他往休息室里拖:“雅科夫已经快要被他气死了,这么大年纪了就给我安安稳稳退役啊!打什么封闭啊,还嫌自己腿伤不严重吗!”

勇利就这么两眼茫然地站在休息室里,对上了维克托有些心虚的眼。

坐在座位上撩起裤管的维克托神色不自在地收回目光,一边瞪着尤里奥一边招呼着勇利:“怎么过来了?”

“因为我发现比赛快开始的时候,我找不到我的教练了。”勇利看了看站在维克托身边气得话都不想讲的雅科夫,视线又转回维克托身上,希望得到一点解释,“怎么回事儿?我听尤里奥说你想打封闭?是这样吗维恰?”

维克托嘀咕了一句“大嘴巴”,收获了尤里奥的一个白眼。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点头:“是的。”

勇利走近了点,蹲下身,温热的手心捂着维克托红肿的膝盖:“很疼吗?”他问,“是不是特别的疼?你还好吗维恰?怎么……怎么突然伤势又复发了?你不是说好多了吗?”

“之前没注意。”维克托握着勇利的另一只手,安慰道:“没事的,不严重,你别听尤里奥乱嚷嚷,我没什么事的。”

“你一定很疼……”勇利感到自己的膝盖也要跟着疼起来了。“维恰,受不了的话你要告诉我。”

尤里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次直接把脸转了过去,不想多看一眼。

“看来这家伙连你也瞒着。”雅科夫气哼哼地说,“旧伤复发也不和任何人说,昨天就这么上场,今天疼得受不了了就要打封闭,你自己不爱惜身体,我干什么要替你操心。”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维克托望着勇利的脸,知道这个房间里到底谁能做主,“勇利,别哭宝贝儿,我还好,不用担心,没有疼得特别厉害,不过一针封闭能让我更好受点。”

尤里奥大声“哼”了一声,得到了维克托扫过来的眼风。

“当然,如果你很疼的话。”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勇利点了点头,维克托双眼一亮,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抬头去看雅科夫那张充满了错愕的脸。

雅科夫已经懵了,想不通为什么勇利会由着维克托胡闹。

“那么我们是现在去向组委会申请吗?”勇利紧接着问。

“申请什么?”维克托用拇指擦了擦勇利眼角的泪花,“打封闭不需要申请的,又不是兴奋剂。直接给我来一针就好了。”

“我当然知道打封闭不需要申请。”勇利继续拿手贴着维克托的膝盖,“但是你退赛需要啊,比赛都要开始了,现在就要去吧。”

“等,等会儿。”维克托一怔,“什么退赛,我没打算退赛啊,勇利,我当然要继续比赛的。”

“你都这样了,你还想着比赛?”

勇利终于知道为什呢雅科夫和尤里奥会这么生气了,事实上他现在不仅生气,还感觉自己快炸了。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医生给你打封闭,我和雅科夫去给你申请退赛。”

“不行。”维克托拉着勇利的手,头疼地意识到搞定勇利大概比搞定十个雅科夫还要难。

他忍不住又瞪了尤里奥一眼,干嘛非要把勇利拉过来,一针下去不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嘛。

他好声好气地跟勇利打着商量:“就是针封闭而已,你知道这对运动员来说是个很常见的事情,没有什么副作用的……”

“但是它会加重你的伤势。”勇利板着脸,“如果你坚持比赛的话。维克托.尼基夫洛夫,你答应我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的。”

“我当然会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发现勇利真的生气了,维克托赶紧给顺毛,“你看我都戒酒也没熬过夜了,我们说好的要一起长命百岁的,我当然都记得。我发誓就算打了封闭我也不会在场上勉强自己,我会规规矩矩地滑完我的自由滑……”

“你绝对不会规规矩矩的。”勇利早就熟悉维克托的套路,一点也不想上当。

“勇利,只是一次,一次而已。”维克托说,“这是最后一次了。”

是的,勇利当然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毕竟他们已经商量好,大奖赛之后维克托就会退役。勇利知道维克托很看重这一次的比赛,但是没有想到他会在意到这种程度。

在意到,不顾自己的身体健康,也要上场。

“为什么?”勇利不禁问。

这不符合维克托一贯的行为,他再胡来也是有个限度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勉强过。

“我想拿冠军,就这么简单。”维克托语气平淡,似乎在说着一件天经地义的小事。

“别说得好像你上场就一定能拿冠军似的。”尤里奥嗤之以鼻。

维克托并不理他,只盯着勇利的脸色。

“你已经决定好了是不是?”勇利拧着自己的衣角,“连我也没有办法改变你的主意,对吗?”

“是,我已经决定了。”维克托看到勇利脸上受伤的神情,忍不住心疼地捧着他的脸,“但那不意味着你的意见对我来说不重要,事实上,勇利,我需要你的支持——你会支持我的,对吗?”

勇利看着维克托认真的表情,知道自己拒绝不了。

只要维克托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就永远拒绝不了。

 

“为什么?”站在休息室外,留维克托在里面调整状态的勇利自言自语。

双手抱胸靠墙站着的尤里奥冷哼一声:“谁知道。大概就像他说的那样,想拿冠军吧。”

勇利摇摇头:“他不是这么执着的人。”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他没想通的原因,不然维克托不会显得如此的焦躁,他很少会这样子,上次勇利见到维克托这么情绪不稳的时候还马卡钦离开的那段时日。

尤里奥看了他一眼,对方目光盯着关闭的门,仿佛能穿透过去看到里面的维克托,直到地老天荒。

“换做是我的话,”尤里奥低声说,“大概也是一样。”

“什么?”

“不,没什么。”尤里奥摆摆脑袋,再次皱着眉头瞪着勇利:“喂,猪排饭,你别想那么多。”

“?我没有……”

“你有。”尤里奥平视着勇利的双眼,“待会儿就要上场了,你别给我想东想西的,听见没?里面这个就够让人不省心的了,你给我专心一点行吗?”

勇利当然知道他现在应该专注于自己接下来的自由滑,但是维克托这边的状况又实在是让他放心不下。

他怎么可能放心得下呢?

他看着维克托从休息室出来,神采奕奕风度翩翩,他们拥抱,分开,然后他的爱人在灯光下、掌声里走进银盘般的冰场。

那身影在冰上滑行、旋转,熟稔的动作和舒展的身体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眼光,一举一动都闪耀着光芒。

勇利站在场外,屏住呼吸看着维克托最后的表演。有谁能相信呢,在完成如此动人心弦的表演的时候,他的腿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然而他又是那么的美,燃烧着所有的爱与梦想,将一切倾注在此时此刻,他的每一个旋转都让观众喝彩,每一个跳跃都赢来阵阵掌声,人们忍不住站立起来,尖叫着,合着音乐打着节拍,场面混乱有序,宛若一场盛世狂欢。

那冰面上跃起的身影是如此的动人心魄,让勇利移不开目光。

一如初见。

 

他是真的想要得到冠军。勇利想,他是认真的。

而勇利也要承认,这也正是自己的期待。

他追随这个男人十多年,从年少到如今。这男人似一根标杆一般站在他的身前,永远强大,永远自信,屹立不倒,带领着他一起前行。

如果这就是最后的话,既然这已经是最后,勇利当然希望一切能在最盛大辉煌的时刻落幕。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当然应该在离开的时候,也伴着鲜花与掌声,被包围在全世界的喜爱与祝福里。

他值得最好的,少一分都不算完满。

站上冰面的那一刻,胜生勇利这么想着。

 

下一秒,熟悉的音乐响起,他迈开步子,开始了自己的自由滑……

所有汹涌澎湃的情绪,所有盘桓在脑海里的念头,在他跌倒在冰面上的时候戛然而止。
 
那一刻的勇利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表演完自己的节目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下的冰场,甚至不记得自己到底得了多少分。

他只知道,当他回到维克托的身边,看到对方的表情的时候,他就明白。

自己搞砸了一切。
 
那是他所有噩梦的起点。



评论(24)
热度(90)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