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Timeless-6

维勇文归档

timeless归档:1   2   3    4    5   6  7   8  9

大量私设。

ooc预警

结局HE

毫无文笔可言。

每周二、四、六更新。

明天有事,提前更新。


********************************

6.

当勇利完成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以后,他抬头望着周围人惊艳的目光,感到自己腿肚子都在打颤。

一方面是累的,这具身体还是太年轻,体力和耐力都无法跟自己巅峰时期相比,在一些跳跃技巧上也不娴熟,发力点和重心与几年以后的相比有些微的不同,这些都让他在滑冰时稍感别扭。一具十九岁的身体显然不会因为装载了二十九岁的灵魂而忽然的成熟起来了,缺失的十年所累积的经验不会降临在年轻的身体上,早已熟悉的几种四周跳他现在一种都做不出来,只能够花一点时间来适应磨合。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四周围绕的各类视线让他感觉不适。虽然胜生勇利已经不是一个会为众人的注视感到不安的人了,但是十九岁的他是。各式各样的目光汇聚在他的身上,这具身体条件反射一般地开始紧张、僵硬。

勇利深呼吸一口气,试图缓解这种情绪。

同时,他也深刻地感受到,十年的时光对自己造成了多大的改变:身体是不会骗人的,它清楚地记录了自己在那十年里所经历的一切。

他在那十年里改变了自己的跳跃习惯,完善了自己的步伐,克服了心理上的难关。

这些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东西,如果不是重来一次的话,是很难被发现的。

 

深吸了一口气,勇利缓和了一下心跳,顶着周围人的视线,决心再练习一会儿。

“滑行的时候重心可以再低一点……冰刀内切从这个角度更干净……发力点在这边会更有力量……不要过多的在乎别人的目光,你的滑行能吸引别人并不是一件坏事……”

勇利不确定自己现在在心底的碎碎念会不会被脑海中年轻的自己听见,那个人在意识的最深处沉睡着,除非勇利放弃花滑训练或者见到了维克托,否则轻易不会醒过来。

于是勇利只能一边对自己的身体做练习,一边在心底唠唠叨叨地给十九岁的自己灌输着相应的技巧,希望他能够听进去。

经过一个上午的练习,勇利感觉自己已经重新掌握了几种跳跃的小窍门了,也许从明天开始,他可以一边锻炼体能,一边试着开始练习四周跳。

从哪一个开始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勇利来说是显而易见的。

后内点冰。

当然是后内点冰四周跳,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了。

不过这个练起来估计有点够呛,他只能放在上午,毕竟晚上还要和维克托一起滑冰,所以下午的时间不能让自己过度疲惫。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来俄罗斯“旅游”的游客而已,不应该带着宛若跑了个马拉松一般的倦容去见维克托。

 

回想起这段日子里每天和维克托在公园里见面的场景,勇利就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他当然知道维克托在假期的时候会经常带马卡钦去小区里的小公园散步,这个习惯一直到以后都没有改变过,所以他本能地接近那里。

他知道他就在那儿。

如果说还会继续花滑,是因为脑袋里那个十九岁的自己哭哭啼啼的声音喊得太烦人的话,那只身一人来到俄罗斯训练,就是属于二十九岁的自己的一点念想了。

他没有想过要打扰维克托的生活,只是想要距离他稍微近一点而已。

呼吸着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望着同一片景色,遇到同样的人群。

曾经的求而不得成为了被实现的愿望,他理应感到心满意足,不敢再奢望更多。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维克托会那样走到他的面前来,微笑着问他的名字。

那张被上帝静心雕琢的脸,那恰到好处,让人感觉到热情洋溢的微笑,那刻意压低,如同大提琴婉转的尾音一般的话语,熟悉又陌生。

当这人就这么走到他的面前,询问他的名字的时候,勇利不可避免地,从心头泛起一阵委屈。

他不认识他。

是的,他当然不认识他。

 

十九岁的胜生勇利只是个刚刚在日本有了点知名度的花滑选手,在国际上名不见经传,与如日中天的维克托没有任何交集。

背负着那些回忆不断前行的,在这个世界也只有胜生勇利一个人而已。

 

思及此,勇利闭上眼,摇摇头,把满脑袋的思绪清空。

他不愿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好好调整状态,为几天后的世锦赛做准备。

既然已经要代表日本队出赛了,他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消极应对而失败,虽然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水平来说,最后还是要失败的:在日本全国大赛上或许他还能占据首位,放眼国际,估计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

但至少他会全力以赴。

他曾答应过一个人,每一场比赛全力以赴。

唯一没有做到的那一次,让他失去了他的一切。

 

又一个后内结环三周跳落地之后,勇利靠在场边打算休息片刻,眼神一抬,就听到脑海里一片炸裂。

“维克托!!!!”

光听着这激动的声音就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勇利僵硬着身体,望着站在场边不知道多久的男人。

对方嘴角还带着微笑:“又见面了。勇~利~”

“……”虽然知道在楼上楼下的冰场很容易碰到,但是对这种情况下见面一点准备都没有的勇利沉默了。
尤其是,他感觉到对方明显生气了的情况下。

“刚刚那个,是打算在世锦赛上表演的节目么?”维克托问,笑意一丝都没有落入眼底。

“没有想到勇利居然也是参赛选手呢~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呀~” 


“维克托在看我的表演节目——!!!”

勇利闭上眼,终于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喊了一句:

“闭嘴!”



评论(24)
热度(106)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