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伊然

淡圈,填坑,养老,装死。

Timeless-5

维勇文归档

timeless归档:1   2   3    4    5   6  7   8  9


大量私设。

ooc预警

结局HE

毫无文笔可言。

每周二、四、六更新。


********************************

5.

“你好,维克托。我是胜生勇利。”

 

维克托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既有点惊喜,又觉得十分的理所应当:“你认识我。”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肯定句。

有谁不认识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呢?

勇利微笑着点头:“是的,事实上,我是你的粉丝。”

这个说法很容易的就被维克托接受了,虽然对方看起来和他其他的粉丝不太一样,有些太镇定了,但是让一个男粉丝不像女粉丝一般激动尖叫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许这个人只是正好处事不惊而已。

 

“处事不惊”的勇利艰难地维持着现在这幅镇定样子,这实在是有点不容易,因为他的脑袋里从几分钟前就已经像连环爆炸一样炸裂开了。

 

“那是维克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的,是的,那是维克托,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你最崇拜的选手。然而几周前的冬奥会观众席你不是见过他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活着的维克托啊——”

我当年,一定不是这么夸张的迷弟。

勇利如此笃定着。

至于现在在他脑海里尖叫着的声音属于谁?大概是幻觉。

 

尖叫声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生怕自己这愚蠢的行为被偶像看见了一样,躲在意识的最深处,悄悄地打量着近在咫尺的维克托。

对方微笑着,一双蔚蓝的眼睛闪闪发亮:“要合影留念吗?”

勇利当然不可能拒绝。

 

“勇利不是俄罗斯人吧?是来旅游的吗?”只是合了个影,维克托就觉得自己与对方已经熟悉起来了,他注意到对方用的手机也是iPhone3gs,这代表他们至少在这一点上喜好是相似的。

“恩,我是日本人,前几天才来俄罗斯。”勇利小心地把合照存在手机里,备份,怕自己手滑点了删除。

“哇哦,原来我在日本也有粉丝啊。”这是句废话,维克托当然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粉丝遍布世界各地,但是这种生硬的套话由他说出来,又显得十分的真诚,仿佛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魅力似的。

“是和家人一起来旅行的吗?这个时节的俄罗斯可是冷得够呛,不过日本那边也差不多吧?”

“我是一个人来的。”勇利答道。

维克托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一个人?真酷啊。我小时候也想一个人旅行来着。”

勇利听懂了维克托言语里显露出的潜台词,他郑重其事地说:“其实……我今年十九岁了。”

“哦,那真是……”

维克托这回是真讶异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一位居然已经是个十九岁的成年人,这人看起来年纪那么小,只能说亚洲人的脸实在是太得天独厚。

“很多人知道我年龄的时候都挺惊讶的。”对于年龄被误认的事,勇利已经习惯了,他哪怕是到了二十九岁,都是一副学生样。

“亚洲人的年龄真的很难猜……不过勇利的俄语说的很好啊,我很少见到俄语说得这么好的外国人呢,是学习俄语专业的吗?”

“不是,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在俄罗斯住过几年,所以语言交流上没有什么问题。”

“原来是这样,我看你刚刚滑冰滑得很棒,是专门练过的吗?”

“是,是的,我有一个教练。”勇利顿了一下,继续道,“他教了我几年。”

 

而他显然浪费了你的天赋。

维克托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优美的滑行,一个滑得出这样美丽的轨迹的十九岁年轻人理应与他站在同一个赛场上,而不是如此的默默无闻。

十九岁,对于人生来说才刚刚起步,毛头小子一般,年轻,太年轻了。但是对于花滑竞技来说,这又是一个太晚的起点。

维克托不禁觉得有点可惜。

或许是觉得太可惜了,当他告别了这个年轻人回家后,还能不时地回想起那人独自滑行在冰面的样子。

所以第二天傍晚带着马卡钦遛弯,再次在那个湖泊冰面上见到那个身影的时候,维克托也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他们点头,打招呼,然后一个静坐,一个陪着小孩子们玩闹。

 

第三天维克托带着冰鞋加入了他们。

 

那种纯粹的,不带任何目的与功利心的享受滑冰的乐趣,和一些压根不认识的孩子和大人们一起在冰上玩乐,这让维克托体验到了很久没有体验过的,普通又平凡的快乐。

新鲜又有趣。

第四天维克托结束了假期,回到俱乐部,高兴地向雅戈夫宣布自己有了新赛季节目的灵感。

看着那双跃跃欲试的眼睛,雅科夫知道,他已经休息好,准备重新出发了。

 

维克托交了一个新朋友的事情并不是一个秘密——毕竟这也没什么需要保密的——很快就被俱乐部的人知道了。

相比起其他人的接受良好,雅科夫对此事却感到非常的惊讶。

“我和勇利是滑冰的时候认识的哦。”维克托这么解释着。

所以还是因为滑冰嘛。雅戈夫无言以对:“他也是选手吗?跟Yuri名字一样,没听说过有这号人啊。”

“不是选手哦,是来俄罗斯旅游的日本人,机缘巧合认识的。”想到这几天的接触,维克托还是有些遗憾,他有一种预感,要是能和勇利同台竞技的话,一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只可惜……

他不止一次地对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勇利的滑冰教练的有眼无珠感到遗憾。这么优秀的一根花滑苗子,居然没有被推向比赛场,十足的浪费。

 

雅戈夫却是真的感到吃惊了。

维克托,会和一个普通的旅行者成为朋友,那个维克托?

他大概是为数不多的,知道维克托交际圈子有多么狭小的人。这个得到全世界追捧的世界冠军,虽然看起来跟谁都比较要好,但是真正能够被他称其为朋友的,不过寥寥几人而已。他现在的女朋友都是为新节目编曲时认识的钢琴家。

交际圈子这么窄的人能够交到普通朋友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尤其是当雅戈夫看到维克托的滑冰的时候,他意识到维克托真的从这位朋友那里感悟到了新的体验。

在所有人以为他已经到了最辉煌的时期,已经登顶封帝,没有办法再进一步的时候,他再一次地突破了。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维克托这么跟雅戈夫说着,“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很开心就是了。”

维克托从来不擅长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的一切都展现在自己的花滑里了。

而他真的很感谢他新交的这位朋友,虽然胜生勇利是个平凡的普通人,但是他对滑冰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喜爱完全点燃了自己对花滑的热情。

滑冰不就是应该这样吗?让所有人感到快乐,最初的那份愉悦与享受。

他打算留一张世锦赛的票,邀请勇利去看他的表演--从勇利那里得来的灵感,他应该在最好的位置好好的欣赏不是吗?

做着这样的打算,想着当天下午在公园见到勇利之后就告诉他这件事的维克托下楼准备去餐厅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

走在维克托身后的波波维奇顺着维克托的眼神望过去,俱乐部一楼开放冰场上一如既往的热闹。

而维克托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其中一个身影。

波波维奇看着那个人在冰场上完成了一个姿态优雅的阿克塞尔三周跳,感慨着说:“跳得很好啊……”

他见维克托似乎对这个人有点兴趣的样子,回想了一下,说:“我听说他是日本的现役运动员,不知道为什么上周忽然跑到我们这里来了。没有带教练,每天就在开放冰场上一个人练,听说是在为这次世锦赛做准备,也是奇怪,什么准备不能在日本做啊……维克托你认识?”

 

维克托收回了目光。

“认识。”他说。

“我们当然认识。”



评论(11)
热度(100)

© 水色伊然 | Powered by LOFTER